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
闰土股份董事长蹊跷自杀 27岁海归女儿接班
2017-08-30 22:45:47 14:37  来源:  作者:  点击: 0次

 在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阮加根“意外逝世”半个多月后,10月16日,闰土股份(002440)公告,阮加根长女、1987年出生的阮静波,当选闰土股份新一任董事长。

 

 

 

 

 

事先没有任何征兆。9月28日晚,55岁的闰土股份董事长阮加根,突然从其在闰土大厦26楼的办公室坠楼身亡,现场惨不忍睹。次日,闰土股份停牌,阮加根的死因归结为“意外”,并称其生前患有抑郁症,死前曾对人说起“精神压力太大”。

阮加根的死因十分蹊跷,既没有留下遗书,也未对任何人提起轻生的念头。事发当晚,阮加根曾两度到办公室,次日凌晨才被发现已经坠楼身亡。有消息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阮加根当晚曾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并曾在办公室喝酒,其自杀或出于某种不可言说的压力。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今年年初,位于江苏省灌云县的闰土股份全资子公司江苏和利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被查出严重环境污染问题,包括公司法人代表在内的5位高管被批捕;9月,内蒙古阿拉善盟腾格里工业园区因环境污染问题遭到高层点名批评,化工企业的环保压力再度升级。而事发企业宁夏明盛染化有限公司,曾是闰土股份的供货商,并且神奇地与闰土股份子公司江苏明盛化工有限公司同名。

减持6.66亿元后蹊跷自杀

闰土股份主要从事纺织染料、印染助剂和化工原料的生产和销售,系国内排名第二的染料制造商。排名第一的浙江龙盛(600352)于2003年上市,亦位于绍兴市上虞区,阮加根与浙江龙盛创始人阮水龙同为上虞区道墟镇汇联村人。浙江龙盛与闰土股份、阮水龙与阮加根,上演过长达数十年的恩怨纠葛。

阮加根出生于1960年。1979年,高中毕业的阮加根,加入阮水龙任厂长的上虞县纺织印染助剂厂,并在几年后做到副厂长的位置。1986年,26岁的阮加根自立门户,到杜浦乡化学浆材涂料厂任厂长。一年后,阮加根组建上虞县染化助剂厂,开始与阮水龙竞争。

1996年4月,染化助剂厂改制为浙江闰土化工集团(公司所在地杜浦是鲁迅笔下闰土的故乡,故名)。2004年,已彻底私有化的闰土化工集团整体变革设立闰土股份,在几番波折之后,闰土股份在2010年7月成功上市,市值最高一度接近200亿元。

闰土股份为典型的家族企业。阮加根及其弟阮加春、女儿阮静波、妻子张爱娟、妻弟张云达、姐夫阮吉祥等6名家族成员,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上市时,阮加根任公司董事长,弟弟阮加春任总经理。虽然带有浓重家族色彩,但阮加根在企业管理上要求颇严,闰土股份上市前曾做出强制规定:包括他自己在内,任何高管的配偶,都不得在闰土股份任职。

2011年12月,闰土股份总部从道墟镇搬至新落成的闰土大厦,阮加根的事业自此步入顶峰。闰土大厦位于上虞市区,是当地楼层最高的地标级建筑之一。3年后,阮加根选择在这里结束自己的生命。

就在自杀前的9月19-24日,阮加根连续减持闰土股份3600万股,套现6.66亿元。这是上市届满3年后,阮加根首次减持,减持幅度之大,令人吃惊。阮加根去世后,其一位朋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阮巨额套现,是准备在宁夏投资染料中间体。

9月6日,《新京报》曝光腾格里沙漠污染问题,闰土股份供应商宁夏明盛染化公司遭勒令停产,染料中间体供应出现严重短缺。阮加根看中这一市场,准备大举投资,但尚未付诸行动,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阮加根突然辞世后,按照乡间传统,其遗体次日即被运回老家汇联村。在10月2日出殡前,数以百计的花圈摆满了村子两旁的道路,上虞区属单位、当地各大银行、印染行业公司、部分政府官员、公司管理层都送了花圈。阮加根的追悼会可谓极尽哀荣。

环保事发五人被捕

在上虞,阮加根的口碑不错,其为人低调,乐善好施,如在其捐资下,道墟镇中心小学被冠名为闰土小学。

不过,因为染料行业的特殊性,闰土股份成立伊始,就遭受环保问题苛责。近年随着公司规模的不断加大,其环保压力亦与日俱增。闰土股份发家地道墟镇的百姓,对以浙江龙盛、闰土股份等化工企业怨言不小。闰土股份此前曾因环保问题发生过群体事件。阮加根被称为“对上虞经济有功,对环境污染有罪”之人。

在此背景下,阮加根转向苏北地区发展。

2010年3月,闰土股份在江苏灌云县投资成立江苏和利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公司占地面积320亩,总投资10亿元,分三期建设,主要从事染料及染料中间体新技术、新产品的研究、开发与生产。正是这家公司,日后成为了阮加根最大的麻烦。

2010年10月28日,刚上市3个月的闰土股份以超募资金对江苏和利瑞增资9500万元。

2011年4月,和利瑞试生产60#蓝染料。事后的调查显示:由于生产流程和技术不成熟,产生大量次品废料液体,工人用泥土裹吸后装袋堆放在车间。考虑到这批次品废料处置难度大,总经理钱吉荣同意了负责生产的副总经理阮阿荣,一分厂副厂长左洪军、王荣江,环保科长陈新荣等人将废料填埋在厂区地下的方案。2011年7月到12月间,陈新荣等人分3次将共计66.6吨废料就地填埋在车间地下。

经历长时间的举报后,2014年2月9日,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开始对此次事件开展全面调查处理。经现场开挖,共挖掘16个点位,挖出危废66.6043吨。此事经《南方周末》曝光后,一时舆论哗然。

2月27日,闰土股份被迫发布公告,对相关情况进行说明并致歉。而此前,闰土股份持股70%、同样位于灌云县的江苏明盛化工有限公司,亦曾发生恶性污染案件并被勒令停产整顿。4月8日,涉嫌污染环境罪的阮阿荣、陈新荣、王荣江、左洪军等人被当地检察院批捕。此后,曾被取保候审的公司法人代表钱吉荣亦被批捕。5位下属因环保事件被批捕,作为掌舵人的阮加根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和利瑞事件发生后,检察机关先后以涉嫌玩忽职守罪,依法对灌云县环保局环境监察局副局长吴述新(原任灌云县环保局临港分局局长)、灌云县环保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副局长刘苏宁(原任灌云县环保局临港分局化工企业环境监察员)等进行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阮加根十分注重与政府的关系。今年7月,闰土股份副总经理陈志庆辞职。陈志庆曾任闰土股份所在地上虞市道墟镇党委书记、上虞市农业经济委员会主任、绍兴市国土资源管理局副局长、绍兴市农业局局长、绍兴市政府副秘书长等职务。2011年1月,陈志庆加入刚上市不久的闰土股份工作。

对于阮加根的离世,有人表示惋惜,亦有人对其生前的环保污染一事耿耿于怀。

27岁海归女承父业

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意外辞世,阮加根之死震动国内财经圈。虽然闰土股份方面极力试图淡化死亡原因,但有关其死亡原因的猜测至今不绝。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这已是年内第三起上市公司董事长坠楼事件。5月,三精制药董事长刘占滨跳楼自杀;6月,铜陵有色董事长韦江宏坠楼身亡。与闰土股份不同,这两家公司都属国有控股企业,董事长身亡对公司的震荡相对较小。

此前曾被媒体广泛关注的民营企业董事长自杀事件,来自山东淄博的万昌科技。2011年5月23日凌晨,万昌科技董事长高庆昌从其住所23楼坠楼身亡。此时,距万昌科技上市只有短短的3天,其死因至今未有明确说法。

高庆昌离世后,其股权被儿子高宝林及妻子王素英继承,高宝林妻子于秀媛接任万昌科技董事长。上市三年届满后,今年8月,万昌科技被厦门北大之路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借壳。高庆昌坠楼带来的余波,至此方告结束。

另一家浙籍上市公司北生药业(600556)的情况与闰土股份有些类似。

2008年4月,北生药业董事长何玉良在北京突然因病去世,享年53岁。何离世后,当时正在英国留学的女儿何京云临危受命,出任北生药业董事长。何京云出生于1983年,出任董事长时仅25岁,成为当时A股上市公司中最年轻的董事长。北生药业当时已危机四伏,何京云接手后,债务危机旋即爆发,公司随后步入破产重整程序。2014年7月,北生药业向上海斐讯控制人顾国平等人启动增发,对方用23.5亿元现金认购定向增发的64383.56万股,占发行后公司股本的61.99%。此次重组完成后,北生药业将实现易主。

随着阮加根的纵身一跃,闰土股份的未来顿时扑朔迷离起来。

阮加根有两个女儿,27岁的大女儿阮静波已在公司培养多年,小女儿则还在求学。

一位和其有过接触的消息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阮静波为人内向,至今单身。此前,阮静波曾表示不愿意接父亲的班。不过,在家庭发生重大变故之后,“不愿接班”的阮静波,站出来担起了闰土股份的担子。

10月16日,闰土股份公告,阮静波当选新一任董事长。阮静波表示,决心不辜负父亲的遗愿打造“百年闰土”,做精做强染料及染料中间体主业,拓展化工新材料领域,并考虑适时外延式扩张发展。27岁的阮静波,由此成为A股最年轻董事长。

就在当天,时代周报记者赶到闰土股份总部所在地,试图采访阮静波,公司方面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阮静波出生于1987年1月,当时阮加根刚离开阮水龙,自立门户。2009年,阮静波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工商管理专业毕业,远赴英国求学。

2007年,20岁的阮静波从阮加根手中获得闰土股份1000万股的股份。此时,阮静波还是大二学生,闰土股份正在筹划上市。经过两次公积金转增股本后,目前阮静波持有闰土股份2600万股,排在阮加根、阮加春兄弟之后,位列第三大股东。2011年,阮静波学成归国。

2011年12月,闰土股份总部乔迁至闰土大厦,当时拍摄的一张照片显示,在公司员工的夹道欢迎下,阮加根、阮静波父女同时步入新大楼。至少在这时,阮静波已经在闰土股份任职。

接班后的猜想

阮加根显然有意让阮静波成为接班人,加盟闰土股份后,阮静波出任董事长助理,开始熟悉公司全面业务。阮加根还有意让阮静波培养自己的团队,诸如闰土股份到高校招聘之类事宜,就由阮静波负责。

2014年1月,闰土股份董事会换届,阮静波首次成为董事,同时继续担任董事长助理、闰土生态园区副主任等职务。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阮静波本人还是上虞市尚博贸易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这是一家独立于闰土股份的公司,阮静波持股40%,为第一大股东,阮加根持股38%,公司股东还包括多位闰土股份高管。这是此前阮静波担任“一把手”的唯一的公司。

蹊跷的是,就在今年4月,阮加根弟弟阮加春突然辞去担任了多年的总经理职务(但继续担任副董事长),总经理一职由徐万福接任。今年49岁的徐万福长期追随阮加根,曾任闰土股份分厂厂长、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常务副总经理等职。阮加春比阮加根年轻3岁,自上虞县染化助剂厂时期就同哥哥一起创业。此番阮加根为何突然对弟弟“削权”,外界不得而知。

阮加根逝世后,一度由阮加春代理董事长职务,外界一度以为闰土股份会由阮加春掌舵。而对于闰土股份来说,其股东既包括阮加春、阮吉祥等阮氏家族成员,也包括阮加根妻子张爱娟、妻弟张云达等张氏成员。在核心人物阮加根逝世后,似乎只有阮静波才能获得各方支持。阮静波在父亲逝世仅半个月就火线出任董事长,似乎证实了这种猜想。

对于资历尚浅的阮静波来说,闰土股份可谓危机四伏。外部环保压力与日俱增,内部都是长辈级重臣。能否获得阮加春、徐万福等高管的全心拥护和鼎力支持,或是决定闰土股份未来能否平稳发展的关键因素。

 

 

 

 

 

 

(责任编辑:)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联系QQ:8888888
Copyright © 2012 京ICP备12030137号